登入帳戶  | 訂單查詢  | 購物車/收銀台( 0 ) | 在線留言板  | 付款方式  | 運費計算  | 聯絡我們  | 幫助中心 |  加入書簽
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
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19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音碟 臺灣用戶
品種: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/音像和精品,正品正價,放心網購,悭钱省心 服務: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:速遞郵局服務站

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
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
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

六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五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四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三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二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一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12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11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十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九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八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七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六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五月出版:大陸書 台灣書

『簡體書』人间道·左东右西(先秦秦汉卷)

書城自編碼: 2642725
分類:簡體書→大陸圖書→文學中国现当代随笔
作者: 郑骁锋 著
國際書號(ISBN): 9787534044526
出版社: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
出版日期: 2015-8-1
版次: 1 印次: 1
頁數/字數: 336/252000
書度/開本: 32开 釘裝: 平装

售價:HK$ 50.8

我要買

share:

 


>>已可使用PayMe付款...

** 我創建的書架 **
未登入.


新書推薦:
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(彩图珍藏版)
《 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(彩图珍藏版) 》

售價:HK$ 151.0
手把手教您学汽车钣金修复  第2版
《 手把手教您学汽车钣金修复 第2版 》

售價:HK$ 69.6
几回清梦到花前:红楼女子的草木情缘
《 几回清梦到花前:红楼女子的草木情缘 》

售價:HK$ 103.8
真相:裕仁天皇与现代日本的形成
《 真相:裕仁天皇与现代日本的形成 》

售價:HK$ 81.4
人工智能技术商业应用场景实战
《 人工智能技术商业应用场景实战 》

售價:HK$ 93.2
股惑:百年中国股史的九个瞬间1872-1998
《 股惑:百年中国股史的九个瞬间1872-1998 》

售價:HK$ 80.2
空间态势信息可视化表达的理论技术与方法
《 空间态势信息可视化表达的理论技术与方法 》

售價:HK$ 233.6
导向未来:IDG创始人麦戈文领导力十讲
《 导向未来:IDG创始人麦戈文领导力十讲 》

售價:HK$ 93.2

 

建議一齊購買:

+

HK$ 66.2
《 弱宋——造极之世 》
+

HK$ 67.5
《 活在古代不容易 》
+

HK$ 52.7
《 三国六大家族列传 》
+

HK$ 64.8
《 帝王失格:隋朝的崩坏史 》
+

HK$ 4.1
《 2017年农家历(丁酉年) 》
+

HK$ 47.3
《 三国谜案 》
編輯推薦:
当史书与地图重叠,原本只是自然属性的方向,便被赋予了神秘的力量,堪以丈量中国文化的宽度、深度和广度,直至探寻一个伟大民族原初的根系。
內容簡介:
这是一部文学体的中国史纲要,以散文的形式,重新阐述中华民族三千年的金戈铁马、兴亡悲欢。
全书由八十篇系列主题散文组成,裁为四卷。
 本卷(先秦秦汉卷)摘取春秋直至东汉末年,具有节点性质的人物或者事件:哲人、英雄、霸主;守成、改革、颠覆;分裂、统一、再分裂……散则独立成章,合则以群像勾勒出三国之前的中国历史框架;并以东西两个方向的角度,深入解读其中蕴涵的历史规律与文化意义。
關於作者:
郑骁锋,1975年生,浙江永康人。已出版作品《眼底沧桑》《本草春秋》《逆旅千秋》,在台湾出版繁体版文集《落日苍茫》;盛大文学首届全球写作大展历史类十强作者;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撰稿人;中央电视台“探索·发现”栏目《太湖画脉》《帝国的黎明》等大型文史纪录片撰稿人。
目錄
前言
序:行路难
绝笔
战国
稷下之殇
始皇帝
楚歌
平天下
天人之策
出塞
良二千石
改制
中兴
开玉门
白马西来
我所思兮
残阳帝国
有儒如林
苍天已死
千里草,何青青
覆巢
大江东去
结语:左东右西
后记
內容試閱
绝笔
“知我者,其惟《春秋》乎;罪我者,其惟《春秋》乎——”
这是一句孔丘晚年说得最多的感慨。其实,从一开始他就心如明镜,某些事情上,自己的确在破坏周礼:比如褒贬制史是天子王官的职责,由一介平民来做,本身已是一种僭越。
战国
尽管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,而且还有好几年时间几乎天天见面,但夫差与句践,却属于两个不同的时代。
就像蒸熟的稻种霉烂在泥里,随着夫差颓然倒地,一页史书翻到了尽头;齐桓公传下的霸主大纛被扯得粉碎,南方的山水间悄悄燃起了战国的烽烟。
稷下之殇
伴随着秦军挥师东进的马蹄声,稷下也在进行着一场没有战火的统一战争。
离开临淄的那个傍晚,荀子回头,最后看了一眼夕阳下的学宫,或许那时他心中曾经浮起过这样一个可怕的念头:
稷下学宫存在的意义,该不会只是为了消灭百家学说吧。
始皇帝
临死前几个月,始皇还梦见自己与海神撕扭在一起,打得天昏地暗。醒来后,他用连弩亲手射杀了一条巨大的海鱼。术士们说,那就是梦中的恶神。
始皇用一生实践了韩非的名言:“上下一日百战。”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也没有消融对这个世界的敌意,从赵人到六国到天地鬼神,一个都不宽恕。
楚歌
天意已另换新局。咸阳火起之日,也就是项羽历史使命完成之时。当年秦始皇的统一事业,其实尚未圆满;如今,项羽把七雄中仅存的最后一国,秦,也击成了碎片。
而项羽,最后的战国贵族,同样将在这场大火中同归于尽,他应该退场了。
平天下
皇位传到刘彻,老伙计一个个逝去,知根知底的秘密全都烂在了地底;刘邦出身卑微与否已经无关紧要,曾经令人齿冷的无赖与残忍,也被引申成了帝王与天俱来的洒脱与勇决;汉高祖一天天走向神坛,成为亿万蚁民津津乐道的传说。
六十年,足以让所有人的仰望形成惯性。汉家王朝,用四代人五次帝位传承,彻底完成了从游民到天子的华丽转身。
天人之策
公元前104年,董仲舒老死于家中。除了一部凝聚毕生心血的《春秋繁露》,他还留下了一篇赋,文字迷惘而感伤,其中有这样的句子:
“鬼神之不能以正人事之变戾兮,圣贤亦不能开愚夫之违惑。”
董仲舒将这篇赋,取名为《士不遇》。
出塞
然而,当庞大的西罗马帝国轰然坍塌时,在中国,乃至整个亚洲,却已经再也找不出一个作为独立族群存在的纯粹匈奴。
就像一条河流干涸在大漠深处,将欧洲搅得天翻地覆的匈奴,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世界的东方,消失在了曾经的故乡。
良二千石
也许只是巧合,祖孙俩的名字,从头角峥嵘到和光同尘,恰好印证了一个王朝由外向到内敛、由浪漫到拘谨的转变过程。
扩而大之,这也意味着一个民族黯然挥别了激情飞扬的少年。
改制
后人有时实在难以把在长安南郊哭得声嘶力竭的新帝王莽,和稳健地操纵着西汉政权的大司马王莽等同起来——
就好像有一把巨大的剪刀,把王莽的声名与事业,喀嚓一声,以登基为界拦腰剪成了两半。
中兴
皇袍加身的刘秀,内心始终保持着紧张和克制,就像行走于薄冰之上,时刻担心坠入无底的深渊。
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激情的潮水悄然退去,祖先的荣光逐渐成为传说,属于刘秀的帝国,坦露出了泥泞的底色。
开玉门
两汉西域,班超无疑是最成功的统治者,但即便在他的巅峰时代,万里来朝背后,在中土和西域之间,照样深埋着隐密的杀机——
就像无数条毒蛇,不动声色地蛰伏在厚厚的沙层底下,随时可能反噬。
白马西来
在武帝和张骞的时代,整个大汉帝国,应该没有人能够知道,所谓的佛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更确切说,连“佛”的尊号,当时都还没有在中华大地上出现——直到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,还将“佛”字解释为:“见不审也。”
审,意为确切清晰。武帝逝世近两百年后,汉人见“佛”,仍如雾里看花,满眼迷茫。
我所思兮
发明地动仪,是不是从宇宙中收回思绪的张衡,心有余悸之余,对自己的一种抚慰?
他实在太需要重新体会那种双脚踏实的安全感了——铜丸撞击蟾蜍发出的清脆声音,是否会被他想象成从遥远深处传来的大地的心跳?
残阳帝国
就在这间排泄秽物的幽暗房间里,东汉王朝的第十任皇帝,与五个心怀怨气的失意宦官酝酿出了一个铲除梁家的行动计划。其间还有个细节,宦官们担心桓帝只是一时冲动,一经挫折自己便可能遭到出卖,双方只得歃血为盟——因在厕内,一切从简,桓帝往一名宦官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,流出血来完成了皇帝与宫奴之间的盟誓。
在血腥与秽臭中,东汉帝国姿势丑陋地翻了一个身。
有儒如林
那天,洛阳城中有很多双耳朵,警惕地聆听着黄河岸边的动静,特别是千万个木轮同时滚动发出的沉闷轰鸣——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,这样的声音就好比某种硬物即将朝着自己碾压过来的危险信号。
其中应该包括桓帝,
抑或说,任何一个强自镇定的皇帝。
苍天已死
然而这彼此脉脉的温情,却在一夜之间骤然发生了本质的变化。数十万原本羔羊一般驯服的教徒,随着张角一声号令,齐齐长出了锋利的獠牙。
事后,人们才如梦初醒,原来张角果真长有尖角,他在颁发第一件黄袍之时,就已经向全体信众下达了作战的指令。
而张角授予他们威力最强大的武器,也正是这件柔软的黄袍。
千里草,何青青
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。”
摩挲着从洛阳古井中得到的传国玉玺,吴人孙坚沉吟多时,终于将这块冰冷得如同尸体的石头放入了自己怀中。
失去镇压的大地卷起狂涛,伴随着此起彼伏的野兽咆哮,中国版图被扯得稀烂,山河纷纷长出锋芒,森林化作了一丛丛密集的刀枪。
覆巢
曹操已经清楚,所谓的名士大儒,并不是单枪匹马,每个人身后,都站着一支剑拔弩张的隐形军团;他们每作一次揖,每挥一次袖,每一颦每一笑,都是一次悄无声息而又威力巨大的袭击。
冷冷一笑,曹操在用铁血铸就的黑名单上,又添加了一个需要对付的假想敌。
大江东去
胜负已分。暗叹一声,周瑜突然有了弹上一曲的冲动。
“曲有误,周郎顾。”事实上,曹操气势汹汹的千里连营,在他眼中,也只是几条蚕丝般的琴弦。不过,这一刻,他又将脚底的长江当作了一张横亘于天地之间的巨琴,纤长的手指在袖筒里渐渐弹动起来,提揉点按、滚拂捻扫,动作越来越快,最后,竟将一脉江水拉满如弓,北向激射而去。

 

 

書城介紹  | 合作申請 | 索要書目  | 新手入門 | 聯絡方式  | 幫助中心 | 找書說明  | 送貨方式 |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| 台灣用户 | 大陸用户 | 海外用户
megBook.com.hk
Copyright © 2013 - 2019 (香港)大書城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.